Your Shopping Cart is empty.
{{ (item.variation.media ? item.variation.media.alt_translations : item.product.cover_media.alt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 (item.variation.media
                    ? item.variation.media.alt_translations
                    : item.product.cover_media.alt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 'product.bundled_products.label' | translate }}
{{ 'product.bundle_group_products.label' | translate }}
{{ 'product.buyandget.label' | translate }}
{{ 'product.gift.label' | translate }}
{{ 'product.addon_products.label' | translate }}
{{item.product.title_translations|translateModel}}
{{ field.name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 {{ childProduct.title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 getChildVariationShorthand(childProduct.child_variation) }}

  • {{ getSelectedItemDetail(selectedChildProduct, item).childProductName }} x {{ selectedChildProduct.quantity || 1 }}

    {{ getSelectedItemDetail(selectedChildProduct, item).childVariationName }}

{{item.variation.name}}
{{item.quantity}}x NT$0 {{ item.unit_point }} Point
{{addonItem.product.cover_media.alt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product.addon_products.label' | translate }}
{{addonItem.product.title_translations|translateModel}}
{{addonItem.quantity}}x {{ mainConfig.merchantData.base_currency.alternate_symbol + "0" }}

2020 艋舺拼場 -05 青草計畫 / 淺嚐百草味覺實驗

2021-06-09
採訪撰文 / 發現故事 陳仕哲  Photo / 劉秝緁   狹路相逢,廟口二度拚場 安安青草店 V.S 胭脂X之外 2020最後一場艋舺拼場,是場艋舺青山宮廟口的拼場。 ​兩派人馬狹路相逢,去年就已在艋舺拼場相遇,今年再次以不同的角度,切入艋舺的青草世界。他們是艋舺青草巷的安安青草店,對上料理創作品牌「胭脂」與「之外」。 ​龍山寺旁青草飄香五十年的安安青草店,傳承著古老的青草學。三代同堂經營的安安,第三代阿銘雖然看來年輕,但常看到他嫻熟在店裡向客人介紹百草知識與應用。從傳統藥籤草藥,到現代講求方便的即飲青草茶、青草茶包、藥浴球,青草帶有野性芬芳的療癒滋味,持續熬煮著臺灣的文化記憶。 ​以醃漬與發酵探索食物風味魔法的「胭脂」Sharon,創意料理創作者「之外」大大,都是擅於運用料理創意,展現飲食細緻感官體驗的新世代料理職人。 ​今年胭脂與之外共同攜手,各自以醃漬發酵、創意料理的料理技藝,馴服茅根、蒲公英、石蓮花、香蘭等野性青草,設計出一道別開生面的青草宴席,在艋舺青山宮前開展一場青草計畫,這是一場探索百草風味可能的味覺饗宴。   探索單方草本的青草實驗 對於許多年輕世代而言,對於青草茶、苦茶這些複方青草茶飲的風味,有一定的印象。但是青草世界其實包含許多單方青草的風味組合,如果能夠更加認識單方青草,會更能品味、甚至應用青草的滋味。與安安青草店的阿銘就他嚐百草的經驗,推薦了最喜歡的單方青草,包含仙草、洛神、香蘭與茅根。仙草與洛神是一般大家比較熟悉的,香蘭帶有芋香,經常在南洋料理出現,也是南洋料理中娘惹糕顏色與香氣的來源;茅根帶有微微甘甜的風味,香港人也常使用在當地的傳統飲品。這些青草大部分都是用來消暑退火,性質溫和,也很受到一般人歡迎。   胭脂去年在艋舺拼場,運用安安的青草創作青草發酵飲、開啟青草發酵的世界。原本Sharon對青草的印象有點模糊,只有青草茶與苦茶的印象。在去年拼場之後,Sharon認識到很多單方青草,更加認識了青草的世界。其中「芸香」這款青草最讓Sharon記憶深刻,很喜歡它清爽的味道。芸香別名臭草,香港的綠豆湯常常使用,嚐起來有獨特的風味。 在眷村長大的大大,也分享關於青草的印象。在眷村飲食文化中,其實比較少使用乾燥的青草,但會使用帶殼的玉米鬚熬煮玉米鬚茶,將蓮藕皮拿來熬煮蓮藕茶。大大開始探索青草世界、研究單方青草風味,是因為愛喝青草茶的他,曾經比較過台南、台中、基隆、桃園、台北各地的青草茶,發現即使是相同的品項,味道也都有各家特色。他花了一個月的時間,每到假日就會到青草店跟老闆學習青草知識,老闆會拉開每個抽屜教大大認識這些青草的形態、氣味、應用與乾燥的方法,還有乾燥與新鮮青草間的風味差異,讓他的青草功力大增。 先前胭脂與之外曾經多次合作,詮釋各種在地食材,在餐桌上的可能性。這次再次合作參與艋舺拼場,運用單方青草風味重組開發一道青草宴,包含薑黃麵線捲、野草沙拉、石蓮花捲、香蘭杏仁豆腐、荷葉紅糟蒸肉與蜜漬洛神、仙草雷公根燉湯、仙草水羊羹,配上荷葉茅根茶及枸杞紅棗藥酒兩款飲品。嫻熟青草的阿銘,已經具備在腦中想像風味的超能力,但他對於仙草水羊羹的風味表現是最好奇的,也很期待這次由胭脂與之外在青山宮廟口的青草宴。   青草風味的未來式 許多經典傳統的飲食,都是在食品工業時代前就代代相傳,選用的原料、製程都是世代的智慧、取材自然的養生飲品。阿銘覺得除了傳統手工熬煮,安安青草店慢慢也希望以透過食品代工的方式,開發便利的產品,讓青草的滋味被更多人認識,傳承這個老行業。 ​但這條路對於老店安安並不容易,因為以鍋爐熬煮的味道與手工製作的味道都會有些不同,要經過不斷的測試、調整,才能夠運用工廠製程的效率,製作出與手工熬煮味道接近的好味道。 許多經典傳統的飲食,都是在食品工業時代前就代代相傳,選用的原料、製程都是世代的智慧、取材自然的養生飲品。阿銘覺得除了傳統手工熬煮,安安青草店慢慢也希望以透過食品代工的方式,開發便利的產品,讓青草的滋味被更多人認識,傳承這個老行業。 ​但這條路對於老店安安並不容易,因為以鍋爐熬煮的味道與手工製作的味道都會有些不同,要經過不斷的測試、調整,才能夠運用工廠製程的效率,製作出與手工熬煮味道接近的好味道。

2020 艋舺拼場 -04 八彩刺繡 / 八仙跨海、明暗較勁

2021-06-09
採訪撰文 / 發現故事 陳仕哲  Photo / 劉秝緁 閩繡傳承,對上纖維創作 南新繡莊 V.S potatogiraffe 在康定路轉角的南新繡莊,身形瘦小的阿美姐,低著頭以針線為畫筆,勾畫著凡間對眾神的華麗敬意。從1977年嫁到南新繡莊,阿美姐就跟著公公學習的福州閩繡技藝。一開始技巧還不嫻熟,從花葉裝飾邊開始,在還沒有電繡的年代,每一條線,都要靠手工完成。 ​在南新最鼎盛的時期,繡莊共有二十多個刺繡師傅。隨著電繡引進,繡莊節省了許多人工,但由於宗教周邊產業的式微與斷層,現在南新只剩下阿美姐一位繡師。南新繡莊至今仍然以堅持以傳統技法、棉花襯裡,並以手工縫製金線,呈現眾神、龍鳳的立體感,讓祂們躍然於綢布上。 ​初次見面阿美姐時,她表情不多,像是個保守嚴肅的人。不禁讓人好奇,當她看見拼場創作者的作品,會有什麼想法呢? ​這一天拉開落地玻璃門,走進南新繡莊與阿美姐拼場的,是纖維創作品牌potatogiraffe的愛波。因為喜歡纖維與身體的觸感,愛波自學纖維創作,成立創作品牌potatogiraffe,藉由編織與刺繡,延伸台灣自然和土地的顏色和線條美感。 ​在田野研究與藝術創作之間,愛波選擇連結兩端,以宮廟、祭典、原住民等傳統文化作為創作底蘊,希望學習從在地生活的脈絡中,梳理出當代臺灣美感的視覺觀點。一直期待走進傳統繡莊見學的愛波,這次終於第一次走進傳統繡莊,與資深的師傅交流。   明暗八仙,艋舺拚場 在這次艋舺拼場的刺繡主題,南新繡莊非常難得拿出壓箱16台尺(480公分)巨幅八仙綵參與拼場。現在廟宇的形制不如過往巨大,因此幅寬這麼長的八仙綵其實很少見。原本八仙綵只會在有客戶訂製後,才會在下擺縫上流蘇,為了這次參展,阿美姐特別趕工縫上流蘇,因為她覺得「這樣才是八仙綵,才會美呀!」 ​而potatogiraffe則選擇以「暗八仙」披肩,與經典傳統八仙綵對話。暗八仙指的象徵八仙的葫蘆、團扇、魚鼓等八仙配件,也是傳統宗教作品中常見的元素。在這次創作中,愛波首次嘗試南新繡莊金邊繡線及棉花襯裡的技法,讓各個暗八仙元素有了鮮明而立體的輪廓。完全手工繡製的圖案,讓阿美姐也非常稱讚愛波的耐心及作品的精細。 ​對於像potatogiraffe這樣從傳統文化出發的創新嘗試,阿美姐有著很開放的態度。「年輕人有他們自己的想法,就讓他們去發揮,這樣很好呀!」阿美姐這麼認為。從二十多個師傅,到阿美姐一人,南新繡莊見證了時代變化。落地玻璃門後的狹長作坊,像是一道傳統技藝的櫥窗,阿美姐持續的創作,以及與愛波交流後的傳承與創新,讓屬於臺灣的華麗有了新的生命。

2020 艋舺拼場 -03 金工世代 / 傳承祝福的鑲金故事

2021-06-09
採訪撰文 / 發現故事 陳仕哲  Photo / 劉秝緁   百年銀樓,對上青創金工 金和貴銀樓 V.S 臍家厝手路金工 「現在的年輕人,做那個金工,功夫又不夠深,沒前途啦!」這是策展團隊初次造訪百年銀樓金和貴時,老師傅鍾春忠對年輕金工世代的評價。這也讓這場金工拼場還沒開始,就充滿張力。老城區總有幾家老銀樓,但只要造訪過金和貴,必能感受到這家傳統銀樓的不凡。銀樓櫥窗擺設具藝術感與個性,非一般匠氣、罐頭式的金飾陳列。走進店裡,一位老先生蓄著藝術家風格的及肩銀髮、隨性白鬍,目光銳利有神。談起天操著中氣十足的臺語,帶著爽朗的笑聲,他就是今年77歲、金和貴傳承第三代的鍾春忠。 ​鍾春忠從小在銀樓長大,從小看著阿公跟爸爸製作金飾。愛手作、愛畫圖、愛研究的天性,沒有正式的訓練,透過自己摸索,鍾春忠耳濡目染傳承家業,十七歲時就開始在店內執業,將一輩子投入金工的世界。而這次與百年銀樓同臺拼場的創作品牌,是否能抵擋得住老先生的經驗與氣勢? ​這次與金和貴拼場的是「臍加厝」,由譽霖、霽恩這兩個熱愛金工的女生成立的金工品牌。一個理性、一個感性,他們從不同領域跨入金工,在南藝大研究所相識。畢業後她們在學校附近找到了一間鄉野老屋,以「臍加厝」為名,作為他們作為「起家厝」的工作室。   金工雕鑿的祝福 初次走進小小的百年銀樓金和貴,霽恩、譽霖在老師傅鍾春忠面前仍不免有些生澀,但當她們拿出細緻的訂製作品與師傅分享,介紹背後的故事時,眼神亮了起來。 ​「當作品的委託人收到訂製胸針照片時,原本沮喪的心情,獲得了安慰。」 ​這是一枚胸針的故事。委託人是一位外交駐外人員的妻子,她希望送給她丈夫一只臺灣意象的胸針,作為出席外交場合時介紹家鄉的隨身飾品。臍加厝將紅銅染綠,細緻的敲鑿出山脈的起伏。作品完成時正值國內總統大選,人在海外的委託人暫時無法回國參與投票,感到沮喪,但在收到成品照片後,委託人在作品中感受到臺灣的豐富與美麗,獲得了很大的安慰。 ​臍加厝還有一件特殊的作品,一只「金魚池」造型的黃銅墜子。委託人是一位年輕的文學創作者,原本告訴自己若在30歲前沒有在文學上突破,就要放棄這條路。但在29歲那年終於獲得了文學獎,因此決定為自己訂製了一份禮物:一個圓形池塘的墜子,池中有一尾金魚與水草。委託人希望未來每當在文學上獲得階段性的成就,就再訂做一尾金魚放入池中,作為對自己的勉勵與期許。 「我看恁這個(作品)是不錯,真幼路(作工精細)。」 ​把玩著臍加厝細緻作品,鍾春忠很是喜歡,也分享他的作品故事。傳統金飾作品中,蝴蝶、蝙蝠、石榴,金和貴店裡珍藏了許多傳承三代的金飾模具「錫種」,其中有許多傳統金飾作品的樣式與故事。錫種翻製的金飾品中,包含新生兒滿月賀禮的帽花、以船錨為形象徵「定情」的金飾,以及菩薩神像等等。 ​鍾春忠還珍藏了一本金飾設計圖樣手稿「花簿」,從帽花、髮簪、耳環,甚至現在很罕見的蚊帳鉸(垂墜蚊帳防翻飛的金飾重物)。花簿登載的金飾設計中,鍾春忠認為最有故事與意義的,就是孝心簪。孝心簪的形式源自佛教意象,分為「禪杖」(角杖)與「佛手」(扁杖)兩種形式,為傳統子女獻為母親祝壽的賀禮,在明代就從宮廷流入民間,並經由福建漳泉一帶傳入臺灣。翻著祖父傳承「花簿」,黑白線條勾勒出金黃色祝福,鍾師傅自信每一款他都能做。銳利和藹的眼神,傳達出一代匠人的自信與親和。   世代交叉的觀點啟發 這兩代金工職人,以不同的材質與技法,創作出精彩的作品。金和貴最引人目光的作品之一,就是一尾可全身擺動活靈活現的鰲龍魚。而精細迷你的麥克風、耳耙子、可以剪紙的剪刀,或是舞獅、南瓜茶壺等主題創作的大型藝術品,也都是他嘗試過的創作方向。而臍加厝近年發表他們精細的袖珍職人工具系列,包含顯微鏡、挖冰勺等,也吸引越來越多的關注。 ​ 在這次交流前聊到年輕金工世代,鍾春忠總不自覺皺起眉頭,過去臺灣大部分對於金工創作者的重視,還沒有提升到藝術創作的層次。傳統銀樓師傅只被認為是「工匠」,沒有受到尊重。如果沒有不斷地鑽研、精進,很難有前途。因此就算兒子傳承了自己愛手作、畫圖的興趣與天賦,他也不鼓勵孩子走上金工的路。 但在看過臍加厝的作品後,鍾春忠對於這對年輕女孩的作品相當喜歡,認為以他們的精細作工與創意,應該可以在金工領域開出一條不同的路。「做咱這途就是要龜毛,作品才會美」,鍾春忠笑著用這句話,勉勵這對以金工起家的年輕職人。​ 斜槓跨界當道,但金工是項需要高度專注的工藝,不論是經營百年的金和貴,或是成立六年的臍加厝,他們都走在這條專注的路上。在這次與金和貴交流中,臍加厝看到一代職人的投入與專注,也鼓舞了臍加厝在金工創作這條路的堅持。  

2020 艋舺拼場 -02 頂上功夫 / 行走江湖、橫行世代的理髮技藝

2021-03-22
採訪撰文 / 發現故事 陳仕哲  Photo / 劉秝緁   上海派,對上非主流新世代 台北紅玫瑰理髮廳 V.S 行者 這場拼場,一開始就是一場車輪戰。 ​ 1954年創立、將上海紳士風格帶入臺北的「台北紅玫瑰理髮廳」,對上了義剪走天下、不循主流髮廊風格與模式的「行者」。這場拼場,是六位身懷絕技、平均資歷半世紀的銀髮理髮師,與五位七年級非主流型男設計師的拼場。 ​ 紅玫瑰理髮廳的理髮師,年輕時都曾在紅玫瑰擔任學徒,習得師承上海的理容技術。紅玫瑰座落在最時尚的西門町,生意最好的時候店裡有二十多位理髮師,名流士紳與政府要員都曾經是座上賓。後來老師傅逐漸凋零,這六位從黑髮學徒,到悠然操刀、資歷數十載的銀髮師傅,不捨讓叱吒一時的「紅玫瑰」走入歷史,在1975年一起頂下了這間理髮廳,共同經營。 走進紅玫瑰,兩排老式理容椅,鏡子旁沒有時尚雜誌,但有厚實的映像管電視。客人落座,理髮師奉上一杯熱麥茶與熱毛巾,以熟練的刀法、冷燙技術,完成一個個經典紳士理容造型,守著老派時尚,迎接時尚老派。2017年紅玫瑰登上日本生活風格雜誌《Brutus》臺灣特集,獲選為100個來臺灣必須嘗試的事物,加上許多媒體、網紅、外國旅人的報導與朝聖,讓紅玫瑰受到跨世代的矚目。 與紅玫瑰拼場的「行者」,是由五個美髮沙龍圈的七年級大男孩所組成。在一次突發奇想的公益路剪行動後,他們從時尚圈的喧囂出走,共同經營結合理髮、策展的複合空間,他們透過義剪募款做公益、也透過公益路剪在一個個陌生人身上,找到實踐理念與生活態度的動力。   兩代理髮師 故事交手 面對資歷加起來近三百年的對手,行者有備而來。行者的Seven與Morgan,過去曾對臺灣理髮源流做了許多田野調查,還跑了許多老式理髮廳採訪訪談、拍攝影片。 「如果這些老理髮師傅都退休了,他們的理髮技藝、傳承故事,我們很可能就再也於無法知道了。」 出於為臺灣留下理髮傳承故事的想法,行者成為少數透過口述歷史,研究臺灣理髮產業的設計師團隊。 臺灣早期理髮源流分為福州派與上海派,福州派來自清末的福建移民,上海派則是隨著戰後的國民政府來到臺灣。俗諺福州人有三把刀,「菜刀、剪刀、剃頭刀」,指的就是早期福州人靠著當廚師、裁縫師及理髮師,離鄉背井四海謀生。福州派歷經五十年的日本統治時期,也受到日式風格影響。紅玫瑰也回饋福州派的故事,早期福州人會挑著剃頭擔子,四處幫人理髮剃頭,交換食物或物資。 上海派則是受到19世紀起上海租界的西方文化影響,形成其紳士理髮的風格。戰後及國民政府來臺時期的大批中國移民,讓臺北成為中國各地文化匯聚的熔爐,來自上海的理髮師落地生根,演變出上一派理髮技藝。行者還分享了一個有意思的故事:當年多艘載著中國移民的渡輪,由上海朝基隆出發,原本目的地是臺北,但由於大霧迷途,其中一艘在高雄靠岸,因緣際會促成上海派在高雄落地生根,北高兩地同時發展出臺灣的二大上海派傳承。 行者還分享了關於髮型起源的故事。清領時辮子頭是唯一的男士髮型,髮型沒有太多變化。進入日本時代,明治維新後快速西化的日本,將西方紳士的文化帶入臺灣,成了臺灣男士理髮的濫觴。每個時代髮型的流行,會受到職業、族群及流行文化的影響。例如戰後美援時期的美國駐軍,美國大兵俐落的髮型,也讓臺灣流行過這樣的髮型;早期飛機頭在臺灣的流行,可能就是受到日本藝人「小林旭」的影響。 紅玫瑰的吳師傅拿出店內珍藏的日本髮型型錄,透過照片以正面、側面與背面呈現各種不同髮型的三種角度。透過這份型錄,可以看見許多飛機頭、山本頭等老臺北的經典髮型。對於行者髮型的研究,紅玫瑰的吳師傅覺得相當深入,過去老一輩的理髮師都專注在實務的,比較少交流。透過這些交流與傳承,讓理髮產業透過文化的角度,有了更深入的觀點。   是理髮廳,也是武林 除了四十多年資歷的吳師傅外,紅玫瑰店裡的每位理髮師都身懷絕技。店內唯一的女性理髮師、44年資歷的黃秀華,拿手絕活是「毛夾燙」。毛夾燙是運用金屬髮夾、化妝棉及橡皮筋,吸附冷燙藥水的一種冷燙技術,一般男性客人至少會用到100到300個髮夾上捲,頭髮越稀疏的,用的髮夾越多。紅玫瑰的招牌冷燙,就是由黃秀華負責。 頂著帥氣飛機頭的劉山園已八旬高齡,超過六十年資歷,工作之餘愛看摔角,空閒時偶爾會坐在理容椅上,看Z頻道的摔角表演。悠然的神情、俐落的身形,像是個深藏不露的武林高手。同樣八旬高齡的理髮師邱金助,當年學徒時期非常積極,一般是三年四個月出師,他一年半就能執業理髮。邱金助持續跟著時代前進,經常上網學習髮型趨勢,也常參加美髮比賽及髮型發表會,透過平板電腦紀錄作品,不斷精進。 相對於紅玫瑰的都市傳說,行者也有他們的江湖傳奇。Seven分享行者的義剪跟一般人的想像不同,他們理髮服務的對象主要不是弱勢族群,而是主動或受邀到臺灣各地「路剪」,海邊、校園、小巷、廣場,都曾經是他們的理髮廳。路剪所得他們會捐贈弱勢團體,他們認為這樣做直接更有意義,也是他們實踐理念與生活的方式。 這回行者與紅玫瑰同臺拼場,他們用每一次義剪相遇的即興旋律、田野調查的精彩故事,與紅玫瑰老臺北紳士理容的悠然節奏,共同寫出一首關於頂上功夫的跨世代歌謠。    

2020 艋舺拼場 -01 活版印刷 / 文字鉛華的凹凸記憶

2021-03-22
採訪撰文 / 發現故事 陳仕哲  Photo / 劉秝緁   昏暗老工廠裡的拼場序幕 東鑫印刷 VS 慢。熱   揭開2020的艋舺拼場的序幕,是在一個低調的巷子裡,連招牌都沒有的老工廠。工廠裡燈光昏暗,散發著油墨的氣味。一個老先生拿著手電筒,探照著一個木製帶滑軌的櫃子,裡頭滿滿的,是紀錄歷史、傳承文明的鉛字。他是年近八旬的活版印刷高手,洪東漢。 ​小學畢業就入行、三十歲創辦「東鑫印刷廠」的洪東漢,從14歲那年起就沒離開過鉛字與油墨的氣味與印刷機的聲響。而在東鑫服務36年的製版師林塗貴,也是一輩子都在活版印刷這行業,將零散的鉛字、格線、圖像,組合成客戶需要的活版。 而與這兩位絕世高手拼場的,是手持畫筆與相機、創立插畫品牌「漫。熱」的阿敦。從事新聞工作的阿敦,工作之餘他喜歡用畫筆與底片記錄所見所感,藉由這些手感的媒材找尋世界的出口,也藉由細緻的線條、溫潤的色彩,開啟觀者進入「漫。熱」世界的入口。 ​初見面不苟言笑的洪東漢、以複製文字符號為業的東鑫印刷廠,對上了看來沈默寡言的阿敦、以手繪創作及影像攝影探索世界的「漫。熱」,會呈現平行世界或是意外火花?   鉛字與筆畫的交手 「捱是客家人!」說起洪東漢的故鄉竹北,洪東漢總會這樣驕傲的用客家話說著。1950-60年代,許多北漂的中南部孩子,遠離鄉下老家北上追尋臺北夢,為的是讓自己與家人過上更溫飽的生活,洪東漢正是其中的一個故事。在親戚介紹下,來到臺北的印刷廠當學徒,開展了他的印刷人生,並在三十歲那年自立門戶創立東鑫。 東鑫印刷廠的存在,是一個時代的見證。日治時期《日日新報》在萬華設廠,1945年戰後日日新報報社解散,報社印刷師傅在萬華四處開設印刷廠謀生,進而將印刷技術開枝散葉,成就了萬華活版印刷輝煌年代。但是當數位印刷出現後,活版印刷快速沒落,只有少數像東鑫這樣的印刷廠持續堅持,讓鉛字活版持續成為有重量與深度的技藝與記憶。 ​而對於第一次踏進活版印刷廠的阿敦,這裏的氣味、光線與聲響都是新奇的。而活版印刷對於阿敦這樣的世代而言,是印刷品基因裡陌生又熟悉的聯繫。製版師林塗貴先為阿敦介紹了活版印刷的流程,主要包含「檢字」、「製版」、「打樣」,以及「上機印刷」四個步驟。鉛字是由鑄字行鑄造,常用的鉛字編號由大而小分別是初號到7號,數字越小字級越小。而最常用的字體,包含楷體、宋體與黑體,其中洪東漢特別喜歡的楷體。以「林」這個字而言,在電腦排版的兩豎筆畫,都是直的一筆劃。但在楷體鉛字,「林」兩豎筆畫的收尾是個勾。洪東漢認為這是傳統字體的美感,也是活版鉛字與電腦字體細微的差別。 阿敦好奇的拿起相機拍攝活版印刷的空間與流程,在他的想法中,鉛字印製的文章,畫筆繪製的圖像,都是為了重現某個畫面、情境或是想法,各有其強項,但這個強項反過來也成為其侷限,是一種互補的關係。文字沒有圖像直接、明確,但在每個讀者心中可能產生不同的解讀、形成不同的畫面或感受,保留想像的空間。圖像能具體的呈現想要傳達的形象、情境,但相對而言想像的空間會比較少。 阿敦這次參與艋舺拼場,將手繪圖像製成鋅版,再與鉛字組成活版印刷。阿敦認為透過活版製作的創作,作品呈現出更不同的質感。「漫。熱」在畫作平常多以水彩上色,這次嘗試運用許多細緻的線條,並且透過線條的密度呈現明暗,特別適合以活版印刷的方式呈現。鋅板在厚紙上產生壓痕,將筆觸轉化為有深度的手感。 當問起洪東漢對阿敦的活版印刷作品有什麼看法,洪東漢一開始說他書讀得不多、看不懂,也沒有興趣。但當他看到阿敦的畫作,忍不住稱讚是非常細緻的活版畫作。這次活版印刷主題的插畫是,一臺活版印刷機,對於印刷機十分熟悉的洪東漢,一眼就認出廠牌,十分厲害。 活版印刷的價值與新生 聊起現在年輕人對於活版印刷的好奇,洪東漢很直接的說,「這都是快淘汰的東西,有什麼好研究的?」電腦排版非常方便又便宜,但活版印刷有個電腦排版難以取代的,就是流水號。洪東漢拿出了一個「自動流水號鉛字裝置」,每印刷一次就會從個位數自動跳號,是非常精巧的機械裝置。如果換成電腦排版,每一串流水號到要排一個版。但在活版印刷,幾十萬的流水號數字,只要一個版就能搞定。 東鑫印刷廠的洪東漢與林塗貴,兩個這輩子堅持延續活版印刷這個行業的大叔,與背著相機、嘗試以圖像創作活版作品的阿敦,相遇在迴盪著油墨味與機械聲響的午後。或許有天活版印刷的書籍只能在博物館看到了,但是像洪東漢與林塗貴這樣的職人,以及像阿敦這樣的創作者,仍會持續延續傳統的生命,並在傳統的形式中,探尋數位時代下越來越珍貴的手感。
DSCF8065.jpg

2019 艋舺拼場 -05 古老的草藥學

2020-07-22
採集青草,我們發酵出療癒的芬芳 安安青草店 V.S. 胭脂      Text / Photo 劉秝緁   2019年的夏天,[艋舺拼場]邀請位於艋舺的傳統產業與年輕創作者,在看似同領域卻不盡相同的創作方式下,各自提出絕活來與彼此交會。從神農氏嚐百草的傳說至今,人們持續採集大自然中的青草,組合成各種療效。位於艋舺的青草巷,擁有流傳了百年的青草文化,是台北最大的青草集散地,這次位於青草巷巷口的安安青草店要與善於醃漬發酵的胭脂,一起來討論這門療癒也治癒生活的青草學。 小巧柔軟的左手香、像是鳳梨的林投子、細細長長的香蘭葉…各式青草交映成西昌街224巷的綠意風光,約十家青草店聚集於此,這裡又稱青草巷。安安青草店開業約五十年,三代同堂於此,有時會一起顧店,第三代的阿銘向前來拼場的胭脂的Boco與Sharon介紹青草巷的由來:「百年前看病不易,人們多會自己熬草藥減緩病痛,藥方則來自寺廟裡求得的藥籤,青草巷就是因緊鄰龍山寺而成的青草聚落。」 面對歷史悠久的青草文化,創立於2016年的食物創作品牌-胭脂,則是以「醃漬」這古老的封存技藝來探索風味的新可能性。取同為青草的洛神來說,過去曾以醃漬發酵出洛神花果露與洛神柴漬——兩種截然不同的洛神滋味。舉果露為例,胭脂採用新鮮的洛神花,浸漬於大量的糖中進行長時間的發酵,沒有透過加熱快速催化,而是以高糖量緩慢地誘引出洛神產出果露,約兩個月的時間才完成。採集食材季節限定的姿態,Sharon說「醃漬其實是一種『保存』植物的手法」。 不同於胭脂是採用新鮮植物,青草茶店常見的茶飲多是經過乾燥、加糖熬煮出的。而過去青草店並無販售即飲茶,是約在四十年前才開始出現列滿飲料名的招牌,青草茶、蒲公英茶、洛神花茶等都是熱門的選擇,雖然藥籤文化隨著時代進步而沒落,青草的療效持續照顧著人民,「以前青草都是一袋一袋買回家自己熬。」國內可製作青草茶的溫和青草多達兩百多種,多樣且可互相搭配,阿銘補充:「每家青草茶的配方都不同,依口感療效上而定,安安主要使用的是仙草、路上常見的咸豐草(蒲公英,也是苦茶的原料)和香蘭葉。」拿起一大把香蘭葉聞聞,竟有明顯的芋頭香氣,「除了青草茶外,也常和冬瓜一起作為消暑良方,而用來煮飯也會有清香喔!」 Sharon直說「有股澱粉的甜味。」 第一次到青草巷,滿店的新鮮青草Sharon說是聞了就有健康的感覺,還對安安店內有張列滿青草芳名的單子很好奇,阿銘說到醫學家李時珍所著的《本草綱目》,記下了千種草藥用方,其實青草就是中藥的前身,那張單子上寫的就是一些特別功效的草藥:「其中的金銀花是常用的名貴藥材,它以抵禦病毒、抗發炎的功效為名,許多治感冒的成藥也都有含金銀花,在SARS疫情那時的需求量就很大。」 然而面對胭脂要醃漬青草的拼場挑戰,阿銘說青草茶多是使用乾燥過後的青草熬製,新鮮的青草在煮的過程會發酵,產生草的苦澀與酸味,擔心那加入糖也無法掩蓋的苦會令味道十分複雜。Sharon笑起來的眼睛一點也不擔心:「通常會先將青草加熱川燙或是浸漬在鹽糖中,令它流出汁液,去掉這苦澀的第一波汁液,再進行第二次浸漬,不但能保留青草本身的療效,還能品嚐出新的風味喔!」 這次艋舺拼場胭脂會採用醋發酵以及輕度酒精發酵的手法來製作青草氣泡飲,Sharon補充說:「有點像是可口可樂,那可是糖漿在藥房裡透過發酵而成的氣泡飲喔,青草氣泡飲也可以說是台灣的可口可樂呢!」透過胭脂的催化魔法,台版可口可樂會是什麼滋味呢?請務必到艋舺拼場的現場品嚐!   胭脂 https://www.facebook.com/Yanzhi.Taiwan/ 安安青草店:台北市萬華區西昌街224巷
DSCF7610.jpg

2019 艋舺拼場 -04 記憶的味道

2020-07-22
沿著台灣的記憶,我們循出懷舊的好味道 太和餅舖 V.S. 菓實日      TEXT / PHOTO 劉秝緁 2019年的夏天,[艋舺拼場]邀請位於艋舺的傳統產業與年輕創作者,在看似同領域卻不盡相同的創作方式下,各自提出絕活來與彼此交會。第四波用味蕾掀起滿腹的回憶,由走過半世紀、保存傳統漢餅與西式糕點的太和餅舖第三代-陳俊傑,交會以正統法式甜點為底蘊,創作出台式點心的菓實日店主-曹羽君、高韞豐。    同以麵粉為原料,製作令人感到幸福的點心時光,兩家店的發展,卻明顯地反映了時代的個性。 創立於1946年的太和餅舖,一開始是販售蜜餞、零食與各地特產的大型柑仔店,生意好到有批發商的規模,當時又稱做「掛店」。到了六零年代,則在美援的背景下,台灣大量進口小麥,父親與叔叔把握時機到烘焙坊自修學習,開始自製西式麵包與中式漢餅,高油高糖、蓬鬆柔軟的麵包對當時來說新奇,因而大受歡迎。在店遷徙至艋舺後,許多信徒因要到龍山寺拜拜而來採買糕點,陳俊傑將傳統糕點的味道延續至今。 太和餅舖的店史,就像是一部台灣的糕點發展史,而相差近一甲子歲月的菓實日,創立於2014年,也反應了這個時代的個性。甜點師曹羽君從心理系畢業後轉途學習甜點,修習了四年打穩技藝,並有感於烘焙產業,勞動環境與薪資的不對等關係,懷著改變的理想,與從事設計的先生高韞豐開始了菓實日。從工作室的型態開始,專營網路訂單,穩定後成立了店面,不間斷地鑽研法式甜點內涵,創作屬於台灣文化的美味,其中最為著名的就是擁有紅龜粿外表的慕斯蛋糕「紅龜」。 太和餅舖位在鄰近龍山寺的熱區,菓實日則是隱匿在南萬華,因地緣的關係,甜品也有了不同的文化脈絡。 談到祭拜糕餅的選擇,陳俊傑分享:「準備給觀世音菩薩要是蛋奶素的,回來感謝月老要準備喜餅,要用狀元糕和文昌帝君祈求好成績,土地公喜歡花生,可是老了牙齒不好,所以要拜花生麻糬。」語畢見每樣糕餅,頓時都有了它對應的神明那麼有趣,而就算不祭拜,因應時節,糕餅也有他的對策,像是「端午節習俗要吃綠豆糕,因為綠豆解熱。」跟著陳俊傑繞一圈店,才又知道糕餅冷知識「毛巾捲蛋糕是日治時期發明的,取自日本餐廳在用餐前都會附上毛巾。」而他最近正在嘗試還原出空心酥的老滋味,卻無奈「現代與過去的原料、機器都不同,即便有老師傅的口述製法,卻怎麼都不太到味。」         那麼菓實日怎麼開向那麼偏僻去?不怕沒生意?高韞豐從小在南萬華長大,有感於地緣文化的歷史越來越被遺忘,以據點的選定讓來客認識地方,更透過開發甜點記取過去的模樣——以萬華舊稱「加蚋仔」為名,推出了「加納茉莉卷」,述說加蚋仔曾經有過的大片茉莉花田景象。「當有客人問起什麼是加納的時候,就又有多一個人認識這裡了!」兩人會向地方耆老探聽過去的事蹟,也想持續用甜點保存屬於在地、即將流逝的故事。 這次艋舺拼場選定兩家都有的「紅龜粿」為題,一窺不同的風貌。雖然太和餅舖因周邊店家都有販售,所以鮮少製作紅龜粿,但最近才因小學的邀請,帶領學生製作迷你的紅龜粿,和小學生的手掌差不多大的粿印,印出迷你的紅龜粿,透過可愛的模樣將這份傳統糕點留存在下一代的心中;菓實日招牌的「紅龜」則是將這份閩南文化的萬能糕點,透過法式甜點的製法,以糯米、甜酒釀做成慕斯的本體,再以冷凍技術脫模,掐緊準確的溫度,淋上覆盆子醬,營造出一個擁有鏡面光感的紅龜粿,更細膩地以茶葉酥餅為底,將傳統風貌重新且完美的詮釋。             太和餅舖製作迷你紅龜粿             菓實日製作「紅龜」   太和餅舖:台北市萬華區康定路300號 菓實日:台北市萬華區德昌街10巷12號  
DSCF3205.jpg

2019 艋舺拼場 -03 信仰進擊

2020-07-21
心誠則靈,我們以創作安放信仰 唐山居家佛具 V.S. 貓王不討喜      TEXT / PHOTO 劉秝緁   2019年的夏天,[艋舺拼場]邀請位於艋舺的傳統產業與年輕創作者,在看似同領域卻不盡相同的創作方式下,各自提出絕活來與彼此交會。走到西園路一段,這是一條由信仰延伸的佛具街,寄託著人們對於家鄉祖宗或是各路神明的祈求與思念,同時也開啟了屬於台灣的佛像雕刻史。佛具街上的唐山居家佛俱第二代 – 張景勝Ray這次與創作者 – 貓王不討喜,以佛像為題,分享新世代對於信仰的創作。 佛具街的歷史要從十九世紀末說起,在艋舺三大廟(青山宮、龍山寺和清水巖祖師廟)香火鼎盛的加持下,周邊延伸了許多信仰事業。就在龍山寺附近,一位泥塑師傅開了第一間佛具雕刻專門店,此後便帶動了佛俱店於此開設的風氣。Ray說最興盛莫過於1980年代瘋玩「六合彩」的時期,從土地公、財神….,人們為著求財而購買神像回家祭拜。但是,隨之而來也有一批求財不成而被遺棄的「落難神像」,Ray自己就有一尊被遺棄的神明,至今仍對其製作的工藝感到驚艷。擔心地問神像可以亂撿嗎?Ray並不擔心,而是認為將落難神明退神並提供居所,反而是公德一件,並從藝術的角度來看待神像之美,讓他對信仰的釋義更開闊。 對於禁忌保持敬意不道聽塗說,不追求外在形式的約束,而是心中的虔敬之心。接手父親事業的Ray正面臨著世代變遷的考驗,擁有百年歷史的佛具街從鼎盛時期的四十多家店,到現在約二十餘家,他以新生代的背景以及設計師的眼光,將傳統的信仰轉型為更輕盈的姿態,除了傳統佛像木雕師傅,他也與多媒材雕塑藝術家合作,這次因艋舺拼場看見創作者貓王不討喜以俄羅斯娃娃的青花瓷來詮釋佛像,既是欣喜也充滿好奇。 創立於2009的品牌-貓王不討喜為雙人團體,其中,不討喜代表插畫與設計,一直以來都以筆下圓潤的角色深得喜愛。這五年開始進入陶作領域,這次的作品便是插畫與白瓷的結合,別於傳統佛具店以信仰為出發的佛像,取俄羅斯娃娃層遞的可愛來詮釋佛像之題,選擇與自身經驗有連結的彌勒佛、媽祖,以及這次共同主題:達摩。    接手父親的事業,Ray即是希望佛具能夠更融入居家空間,「曾發現客人在拍攝居家照時,我的佛堂被刻意閃避入鏡。」這個癥結點讓他明白到要從「設計」開始改善現有的傳統架構,「我試著簡化線條、降低彩度,因應現在許多歐風的室內設計,改用深色木頭取代傳統原木。」甚至設計出以黑色為底寫滿白色心經的供佛燈,大膽的挑戰佛具上不用黑白的禁忌,「出乎意料的是,許多老一輩的阿嬤比年輕人還願意接受這樣的改變呢。」 從平面到立體,不討喜以生活的角度也對此有許多共鳴。「作品以白瓷為底,因而很能融入家裡的植栽與書櫃,而且白瓷的質地很具有現代感。」並透過它顯色的效果展現出畫筆的細膩和釉色的層次。開玩笑的說不用黑白線條是因為禁忌,而其實「採用青花瓷主要是因為青花較為溫潤的筆觸比較能帶出我對神像的感覺。」Ray倒是笑道不是這個產業沒有關係,他自己也嘗試將佛堂上的「觀音彩(*註)」,轉變為經文的排版設計,以黑與金呈現,輔以LED燈點亮,傳統的鮮豔奪目不在,神聖性依然。 佛具的造型隨著居家的需求而轉變,這次艋舺拼場的作品,Ray提出的是與泥塑藝術家合作的達摩像交會不討喜的俄羅斯娃娃佛像。Ray希望佛像不只是供奉角色,也可以是妝點居家的藝術品,以這尊泥塑達摩來說,別於既定肅穆的模樣,以閉眼、寧靜的思考狀態呈現,是一尊讓人有無限想像空間的創作,「我想以美學標準為前提,提供人們感到『合緣』的作品。」Ray以貼近生活的使命扭轉了佛俱店的生命力。而對於佛像,不討喜則是認為「要能給你安定的感覺,像是彌勒佛的形象就能給予人樂觀正面的力量。」 佛像作為信仰的寄託,已在世代交替中,從形式更深入到精神層面的思維。也請務必親臨艋舺拼場,參與不同創作媒材的火花。 *註—觀音彩為傳統神明廳上常見的圖像,通常以觀音為主神,輔以其他民間神祇,作為家宅守護神。多以鮮豔的彩繪方式呈現,因觀音在畫面比例最多,故又稱觀音彩。 貓王不討喜:https://www.facebook.com/firstofmaystudio/ 唐山居家佛俱:台北市萬華區西園路一段130號
DSCF7582.jpg

2019 艋舺拼場 -01 點亮的傳說

2020-07-21
在點燃的香氣中,我們循著味覺交會 老明玉香舖 V.S. Nag.19      Text / Photo 劉秝緁 2019年的夏天,[艋舺拼場]邀請位於艋舺的傳統產業與年輕創作者,在看似同領域卻不盡相同的創作方式下,各自提出絕活來與彼此交會。首波讓明燈來照路,由手寫燈籠著名的三寶神明用品-馬唯庭,與畫神魔鬼怪的插畫家角斯,以畫筆獻技,共同在燈籠上譜出不同世代的風景。 人們在燈籠上寫字,不論國泰民安,還是風調雨順,從原本純粹的照明功能,因字而增添了神聖,渴望被神明看見後心願成真。同時,高掛著的燈籠也具有識別功能,從民俗活動到廟宇裝飾,都是重要的象徵。而用台語唸,燈與「丁」同音,點燈也有添丁、人丁興旺之意。燈籠的光明與吉祥,點亮了人民的希望,隨著時代演進,燈籠現在還常作為店的招牌,更是東方意象的表徵。 三寶神明用品在艋舺經營三十多年,以信仰為引、為神明寫字,當家寫手廖于萱為艋舺三大廟-青山宮所開發的字體,擁有識度高的細膩與典雅、寫起來比一般字體耗費兩倍的時間,在一年一度「青山祭」時,最多要寫到80顆燈籠的字。需求大、耗時長,為什麼還要堅持重新設計字體呢?廖于萱說:「神明是無形的靈,心裡在想這個問題時,自然而然就有靈感了。」字體使用了二十多年,獻上最大的敬意讓神明開心,就是手寫燈籠最神聖不可取代的魅力吧!而因為一次意外,廖于萱將手寫的技能,交給了當時24歲的女兒馬唯庭接班,傳統的字樣就此有了新的延續,出現了讓三寶聲名遠播的英文字燈籠、更開始廣泛地與各種藝文活動合作。      馬唯庭開啟了在傳統燈籠寫上英文字的風潮 這次前來拼場的新生代插畫家-角斯,從妖怪畫到神明,著有《台灣妖怪地誌》及《寶島搜神記》,原以為是遵循傳統信仰的人,實則無道教信仰、也沒有祭祀習慣,全因探究風土民情而展開了搜神尋妖的繪畫歷程。說起擁有百年歷史的青山宮,其所供奉的靈安尊王也與地方有著緊密的關係。十九世紀剛結束械鬥的艋舺,爆發了一場傳說來自於蟾蜍精的瘟疫,於是飄洋過海從惠州請來了靈安尊王,不但平息了百年以前的病氣,馬唯庭補充:也在百年之後,減輕了SARS的疫情。 傳統神明畫冊的靈安尊王,與角斯書裡的靈安尊王 從信仰讀取地方故事,角斯以此詮釋出了屬於台灣的神話。說到曾有一次與繪製門神的師傅相遇,師傅很驚訝角斯竟然「踰矩」畫出正神的樣貌,正因角斯沒有信仰的包袱,更能將無形之靈以更活潑的模樣傳遞與新世代。也就像從小就在店裡長大的馬唯庭,在不是很明白信仰的年紀,每天相處下來只覺得「越兇的神明越是可愛」,喜愛撿拾神明身上掉落下來的寶石,不看卡通,在店裡聽神蹟就是她所能神遊最童話的故事。面對書寫燈籠,笑說也只是「打從在娘胎就在學習的本能」,她越能將這份傳統,沒有包袱地創作出更多樣貌。    角斯向馬唯庭學習在燈籠的曲面上作畫 以靈安尊王為題,馬唯庭將承襲媽媽的招牌字體的燈籠寫予角斯,讓他續以繪之出這段屬於艋舺的傳奇。而燈籠點亮的不只是過去的神話,再注入了新生代的創意後,將綿延不絕地畫下每個時代專屬的記號。   三寶神明用品:台北市萬華區內江街168號 角斯角斯: https://www.facebook.com/creatchaos/
DSCF7582.jpg

2019 艋舺拼場 -02 香味的傳承

2020-07-16
在點燃的香氣中,我們循著味覺交會 老明玉香舖 V.S. Nag.19      Text / Photo 劉秝緁 2019年的夏天,[艋舺拼場]邀請位於艋舺的傳統產業與年輕創作者,在看似同領域卻不盡相同的創作方式下,各自提出絕活來與彼此交會。第二波以香氣開啟序幕,由傳承第四代的老明玉香舖-黃瓊儀,與創作品牌Nag.19-Mia,在氣味中分享不同世代的見聞。 來到曾有「台北第一街」之稱的貴陽街,這裡過去因信仰與商業貿易聚集成最繁榮的街區,老明玉香舖從台南北上落腳艋舺,一路從西昌街到西園路,再從龍山寺後門遷至貴陽街現址,經歷街區的興盛衰落,線香的事業也因世代變遷以及最近減香的政令而有了轉變。    「以前最早可是提著扁擔賣線香,」老明玉香舖第四代的瓊儀,接手傳承122年的線香事業,述說著老字號的起源,「那時候艋舺是許多廟宇匯集之處,線香的需求從寺廟到自家祭拜都有。」以天然的中藥材質相聞名,瓊儀說每款線香都含有二十種以上的中藥材,調配的組合有百年歷史的祖傳秘方,看著Nag.19 Mia帶來她製作蠟燭的藥材,「當歸、肉桂、乳香、八角,這些我們也都有。」而第三代已經76歲的爸爸-黃條原說,「以前還有『百種香』——那是搜集了一百多種中藥材所製成的香,因為甚麼藥材都齊了,百香可以說是什麼病都能治癒。」    對藥材暸若指掌竟然是線香店的本領?「因為點燃的香氣也要讓身心健康都療癒,一定要用天然的才行。」爸爸笑說以前人有什麼毛病,就會讓他把香灰拿去喝,「後來就再也不會犯疼了!」又像是現代人對於喝符水嗤之以鼻,瓊儀說這都是有憑有據,因為線香都是中藥材提煉而成,「焚香是以香氣緩解病痛,燒成的粉末燒來喝當然也沒問題。」尤其,高級一點的檀香可是以解痛的功能著名,沉香更是舒緩氣喘的藥材之一。    而對於三十代的Mia來說,不論功效,「我習慣以嗅覺先決來調配味道,以雪松、檀香、廣藿香、乳香、沒藥 等木質調與樹脂調的香氣為主,是Nag.19一直以來都很受歡迎的味道。 」近期也受邀創作出了使用中藥材的蠟燭,第一次使用藥材入香,也許是現代人對健康的追尋,意外的詢問度很高,對於這次拼場的活動,Mia 也躍躍欲試的買了沉香要嘗試新款蠟燭的可能。Mia又再補充說:「我們也很喜歡用佛手柑,因為這個味道會帶財。」新生代對於味道還有另一種更實際的釋義,也讓瓊儀開了眼界。    老明玉香舖是因信仰而生,Nag.19則是一種寄與生活的創作。而其實到了現代,信仰不再是主宰香氣的唯一,瓊儀拿出櫃上用亮面包材裝裹的線香,說在家裡都點這款「高級一點的檀香,有人說檀香會讓身體放鬆,我單純很喜歡讓香氣環繞空間的感覺。」家裡的小孩對於沉香或檀香,則各自有不同的喜號;Mia說自己本來完全沒有點蠟燭的習慣,是因為夥伴創造了陶之後,兩人才有製作蠟燭的想法,也開拓了她對此的見解「曾經遇到憂鬱症的客人,說看著蠟燭的燭光,心情就會有光明。」而且在蠟燭燒完了之後,陶器的觸感也會一直留存在生活中陪伴。 老明玉香舖撚燃出一個天然香氣縈繞的空間,Nag.19則是將創作手把手的交予生活的質地,香氣在這個時代不只是信仰的延伸,更是屬於自我的沈浸時刻。   Nag.19:https://www.facebook.com/nag.19/ 老明玉香舖:台北市萬華區貴陽街二段155號